文化抗戰

您所在的位置:首頁 > 專題 > 紀念中國人民抗戰暨世界反法西斯戰爭勝利70周年 > 文化抗戰

非惟國殤,亦為國光

2015年09月18日10:13         張毅        來源:金融時報     發表評論

【字號:

  策劃人語

  在中國抗日戰爭暨世界反法西斯戰爭勝利70周年之際,當我們回望70年前那場史無前例的人類浩劫時,那是“不能忘卻的紀念”,也是一份沉痛而厚重的歷史遺產。在國家政治經濟、思想生活、民族精神已然快速現代化的今天,仇恨固然不應延續,但淡忘、模糊乃至扭曲歷史更應時時警醒批駁。習近平主席在南京大屠殺死難者國家公祭儀式上明確指出:“和平而不是戰爭,合作而不是對抗,才是人類社會進步的永恒主題。”


  整整七十年前,隨著曾經肆虐一時的太陽旗頹然墜落,中國乃至世界由此站在了新舊時代的交匯點上,帝國與殖民的背影漸漸遠去,而新的價值理念則升騰轉布,世界面貌為之一變。

  抗日戰爭于中國而言,既是百年夢魘的暗夜,更是民族復興的重光,于世界而言,不僅鑄就了反法西斯戰場的“東方堡壘”,更捍衛了人類自由文明的價值底線。

  無論是以1931年9月18日沈陽東北軍北大營的槍聲,還是以1937年7月7日北平盧溝橋的炮火來作為中國抗戰的起點,這場戰爭之淵源,都不能不追溯至數十年前的甲午中日戰爭,乃至更早的日本明治維新。

  當殖民風潮依舊鼓動于19世紀末時,被西方列強堅船利炮叩開國門的島國日本,迅即聞風而向,脫亞入歐,在開啟自強之路的同時,也師法列強,圖謀殖民帝國,隨即將貪婪的目光投向東亞大陸,“征韓”、“征華”漸成基本國策與慣性沖動。

  1894年日本挑起甲午戰爭,腐敗的清廷一敗涂地。由此,日本一躍而為東亞頭號強國。在接下來的數年間,通過日俄戰爭、吞并朝鮮,日本的帝國夢已發酵為一場難以遏制的超理性貪欲,整個中國將成為它欲望的首要犧牲品與奠基石。在很大程度上,20世紀30年代日本侵華的加劇與中國抗戰的爆發實為必然,這既是日本長期對外擴張的惡性結果,也是中國多年隱忍奮發后的強力反彈,西方史學界有人將其稱之為“第二次中日戰爭”,也許正是看到了此戰與四十年前的甲午戰爭有著一脈相承的邏輯演繹。

  但四十年間,無論是世界還是中國,已然時過境遷,無復當年。

  今人回望,已有“后見之明”。日本的殖民帝國夢,如果說在19世紀末期,盡管起步稍晚,但還稍有拓展余地的話,那么,到了20世紀中期,已與世界大勢相悖,全然是逆潮流而動了。那時的當局者,大概極少有人會想到,不出十數年,幾乎所有的老牌帝國均將土崩瓦解,去殖民化的洪流將無可遏制。從這個意義上來說,日本想完成四十年前未竟之事,鯨吞整個中國為其殖民地,其國力能否勝任姑且不論,就其戰略取向而言,已屬于對國際格局的嚴重誤判,與世界大勢背道而馳了。

  日本的錯誤,不僅在于昧于歷史認知,更在于漠視現實變遷,對于中國數十年來的深刻變化反應遲鈍,以致戰端一開,方知今日之中國已非往時之大清。

  抗戰時期的中國,承接了近百年的積貧積弱,以孱弱的國力,陋劣的武器去對抗身為列強之一的日本,以血肉之軀來迎戰鋼鐵濁流,盡管犧牲巨大,失地亦廣,但徹底擊碎了日本“三個月滅亡中國”的狂妄叫囂,各國為之側目。在法西斯勢力甚囂塵上,世界為之戰栗之際,中國以一國之力,獨撐危局,在東方擎起了抵抗的大旗,浴血苦戰,挽狂瀾于將傾。

  以貧病羸弱之中國,去纏斗兇焰方張之日寇,其艱難困苦、流血犧牲自不待言。據不完全統計,戰爭中,中國軍民傷亡3500多萬人,僅南京一地,即有30萬人罹難;陸軍傷亡逾300萬人,空軍陣亡4000余人,損失戰機近2500架,海軍則折損殆盡;同期財產損失,除直接損失和戰爭消耗1000億美元外,間接損失更達5000多億美元……如今,一串串沒有溫度的冰冷數字背后,卻是當年的慘烈哀嚎、不忍聞聽,誠為鄉之大難,國之大殤!

  然而這一場空前血戰卻并非只是作為華夏之痛而為人們所追悼,而更應作為華夏之光而為我們所銘記。

  近代中國積弱不振,外患頻仍,割地賠款成為消弭外敵入侵的常態,幾乎陷入不可自拔之深淵。經無數志士仁人屢踣屢起,中國方維持國運不墜,并終于迎來復興的轉機。

  回望數年前的甲午戰爭,中國官場似一盤散沙,各自為政,民眾則麻木不仁,敵友難辨,竟有以日軍為“反清復明”正義之師者。無怪乎當時西方報紙如此評價:“日本非與中國戰,實與李鴻章一人戰耳!”

  而抗戰則是蓄國家數年奮斗之力,一掃頹唐民氣,為求民族獨立自由,與日寇做殊死之爭,使得國家主權得以伸張,形象得以重建,精神得以再塑,中國由此開啟了民族復興的偉大歷程。

  抗戰之所以取得最終勝利,首要在于以國共合作為基礎,建立了全民族抗日統一戰線,激發動員了整個民族的力量。國內絕大多數黨派團體,不分畛域,不論政見,激于民族大義,捐棄前嫌,共赴國難。海外華僑則積極捐錢輸物,乃至親身回國參戰。據不完全統計,僅東南亞華僑回國參戰者便有4萬余人。這是一場真正的全民族圖生存、謀自由、抗外敵、求解放的偉大衛國戰爭。

  對于這場戰爭的歷史意義,當時身處其間的人便已有清醒的“自覺”。羅家倫在《建國在作戰的時候·編后記》中寫道:“我國民族,自1840年鴉片戰爭以來,已受了百年鐐銬的痛苦生活,現在正是一個回復到自由獨立的好機會。在這個時期中,我們雖不免受到一點痛苦,但在整個民族看來,這正是一個幸運的時期。”

  中國獨自抗敵四年有余,苦撐待變,中國戰場作為東方反法西斯主戰場,抗擊和牽制了日本陸軍總兵力的三分之二以上。隨著太平洋戰爭的爆發,中國的民族解放戰爭最終匯入了世界人民反法西斯戰爭的浩蕩洪流中。美國總統羅斯福曾這樣表述中國的重要性:“假如沒有中國,假如中國被打垮了,你想一想有多少師團的日本兵可以因此調到其他方面來作戰?他們馬上可以打下澳洲,打下印度——他們可以毫不費力地把這些地方打下來,他們并且可以一直沖向中東。”

  正是由于中國軍民的堅韌犧牲,以及為人類進步正義事業所做出的巨大貢獻,才為自身贏得了世界各國的廣泛尊重,從而大大改變了國家形象和國際地位。中國不僅廢除了列強在華治外法權以及列強強加在中國身上的沉重負擔,并由此重新跨入了大國行列。從1942年1月1日簽署《聯合國家宣言》,到1943年10月與美、英、蘇共同發表《莫斯科宣言》;從1942年中國遠征軍入緬作戰,到1945年參與創建聯合國,盡管中國要成為真正的強國仍然還有很長的路要走,但從沉淪而奮起的軌跡,卻由此開啟。

  中華民族的慘重犧牲,非惟為自身救亡圖存,也衛護了人類自由文明的價值與制度。日寇在戰爭中暴露出的極端野蠻與反動,都顯示出了這場戰爭不僅是征服與被征服的軍力較量,更是進步與黑暗的價值對決。正如英國史學家霍布斯鮑姆所言:“此戰不僅只求軍事上的勝利,同時也為了替人類建立一個更美好的社會。”“這種結合有著正面的價值理念,而且從某些層面而言,更具有持久性的延續生命。”

  七十年后,當我們回望那場史無前例的人類浩劫時,那是“不能忘卻的紀念”,也是一份沉痛而厚重的歷史遺產。在國家政治經濟、思想生活、民族精神已然快速現代化的今天,仇恨固然不應延續,但淡忘、模糊乃至扭曲歷史更應時時警醒批駁。習近平主席在南京大屠殺死難者國家公祭儀式上明確指出:“和平而不是戰爭,合作而不是對抗,才是人類社會進步的永恒主題。”

  莎士比亞曾提醒人們:“凡是過往,皆為序曲”,而我們中國則有句古話:“前事不忘,后事之師”。

  浩浩乾坤,大哉斯言!

分享到: 分享到微信 微信    分享到新浪微博 新浪微博    分享到騰訊微博 騰訊微博    分享到開心網 開心網    分享到人人網 人人網    分享到QQ空間 QQ空間   
相關附件:

我要評論

用戶名:  (您填寫的用戶名將出現在評論列表中) 匿名

驗證碼:  驗證碼  
我已閱讀中國金融新聞網的服務條款隱私政策,為我發表的言論后果負責。


中國金融新聞網由金融時報社主辦,金融時報社版權所有,未經書面授權禁止復制或建立鏡像
地址:北京市海淀區中關村南大街甲18號D座18-22層
北京市公安局海淀分局備案號:1101084565
京ICP備:06002676號
多乐彩任选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