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抗戰

您所在的位置:首頁 > 專題 > 紀念中國人民抗戰暨世界反法西斯戰爭勝利70周年 > 文化抗戰

跨越國界的友誼

二戰中臨安百姓奮力營救美軍飛行員紀實

2015年09月18日10:09         陳利生        來源:金融時報     發表評論

【字號:

 飛行員杜立特

  朱學三與波特合影

  杜立特轟炸機隊44名幸存者聯合簽名的“多謝”匾

  1946年波特寫給朱學三的信  

 朱學三(前排左五)1992年受邀訪美時與美國飛行員在白宮前合影


  1942年4月18日,15架美國轟炸機在日本上空完成轟炸任務后,按照預定計劃轉向西南,飛往中國,將在浙江衢州機場降落。傍晚時分,在距離中國大陸還有160千米的時候,天氣變得十分惡劣,濃霧迷漫,還下著細雨,能見度很低。飛機與機場聯絡不上,無法降陸。杜立特命令各機向浙江省沿海自找目標降落。因為天氣惡劣,飛機全部失事。


  一位是轟炸東京的杜立特機組美軍飛行員,一位是浙西天目山腳一個小村落里的普通教書先生,因為抗戰,他們相識結緣。歷任美國總統羅斯福、杜魯門、里根曾動情地稱贊:中國百姓是恩人!今天,讓我們掀開塵封的歷史,重溫那段刻骨銘心的往事……

  一

  1941年底,日本襲擊美國的珍珠港,迅速控制了太平洋和印度洋。美國總統羅斯福堅決主張對日本進行一次打擊,用以振奮人心。于是,美軍作出決定,轟炸機從航空母艦上起飛,轟炸日本后在亞洲大陸降落。但確定降落地卻成為一個難以解決的問題。起初與蘇聯協商,蘇聯擔心日本從東面進攻,不敢接受。中國明知會遭受日軍的瘋狂報復,仍然配合行動,趕修機場,迎接盟國飛機。

  美國艦隊因被日軍發現,飛機只好提前一天半起飛,執行轟炸任務后飛往中國。因為天氣惡劣,飛機全部失事。

  中國軍民以各種方式救護美國飛行員。除3人身亡,8人被日軍俘虜,其余全部獲救。日軍惱羞成怒,發動中途島海戰,美軍以弱制強,成為太平洋戰爭的轉折點;日軍又發動浙贛戰役,摧毀了浙江的衢州機場,屠殺沿線民眾達25萬;8位被俘的美國飛行員,一位被日軍折磨至死,3位處死。

  中美兩國在這一事件中結下了患難之交。1992年美國邀請浙江的5位救護美軍飛行員的老人訪美,報答救命之恩。

  當時,浙江五位老人應邀訪問美國的事件,曾轟動美國,《五老人訪美》作為一件重大新聞,《人民日報》、《華盛頓郵報》、美聯社、哥侖比亞廣播公司等都大篇幅地作了報道。

  在“五老人訪美”的隊伍里,其中有一位老人就是臨安人,他的名字叫朱學三。就是這位鄉村教師,曾帶領村民們,勇敢地營救了二次大戰中世界上最優秀的飛行員之一、美國家喻戶曉的英雄——杜立特。

  二

  讓我們的思緒追溯到70多年前的那個驚心動魄的夜晚。

  1942年4月18日,15架美國轟炸機在日本上空完成轟炸任務后,按照預定計劃轉向西南,飛往中國,將在浙江衢州機場降落。傍晚時分,在距離中國大陸還有160千米的時候,天氣變得十分惡劣,濃霧迷漫,還下著細雨,能見度很低。飛機與機場聯絡不上,無法降落。杜立特命令各機向浙江省沿海自找目標降落。

  杜立特駕駛的1號機進入中國內陸后,繼續飛行了一段距離。杜立特看了一下飛機儀表,辨別方位,他判斷肯定已在中國軍隊占領區,他決定棄機跳傘。

  晚上9點多鐘左右,飛機橫過臨安和於潛上空。隨著一聲巨響,飛機墜落在浙江、安徽交界的西天目山豪天關嶺上。當時,巨大的聲響驚動了遠近一帶的百姓,人們以為日本飛機來了,紛紛逃到野外。當地軍隊曾拉響了五次警報,一時人心惶惶。

  由于副駕駛員科爾降落傘上的繩子被座位鉤住了,杜立特為他解開而耽誤了時間,兩人的著陸地點與其他三人相距有幾千米遠。杜立特降落在臨安縣白鶴鎮盛家畈的農田中。落地后,看到西邊不遠處有一戶人家,杜立特走過去敲門,并用唯一一句會說的中國話大叫:“我是美國人!”但這戶人家聽到動靜,馬上熄燈關門。任憑杜立特敲門喊叫,就是不開門。無奈之中,杜立特只好到不遠處的一個磨房(水碓)里躲避風雨,過了一夜。

  杜立特根本睡不著,第二天一大早就起來了。杜立特走出水碓,小雨已經停止,淡淡的晨霧彌漫在空中。杜立特走不多遠,就被駐扎在白鶴鎮的浙西行署的哨兵發現,險些開槍傷人。杜立特拼命解釋說:自己是美國人,前一天晚上轟炸東京后從飛機上跳傘,是中國的盟友。幸好,哨兵找到了降落傘,才消除誤會,將這個滿身泥漿的美國人立即送往天目山上的浙西行署。(注:浙西行署為浙江省政府的前敵機構,成立于1939年,以西天目山為辦公地點,領導浙西23縣市的對敵斗爭)。

  就在距杜立特降落點六公里的射干村(現在臨安太湖源鎮),副駕駛員科爾早上走出樹林。當地百姓從沒見過高鼻子的外國人,紛紛喊:“日本佬,日本佬。”當時有個見過世面的農民一聽,一骨碌從床上爬起來,去看個究竟。他一看,斷定這位高鼻子藍眼睛的人根本不是日本佬。于是這個農民把科爾帶到了保長家(就是村長)。后來,保長等人把科爾友好地送到了浙西行署青年營,科爾一看是中國盟軍部隊,告別眾人,直奔軍營。

  領航員波特降落在射干以東的青云鎮碧琮村。波特的經歷比前兩位有些驚險了。波特下山來到河邊。當時有個叫俞根生的殺豬匠,力量過人。一見波特以為是日本人,就與弟弟一起奔跑過去,一把抱住波特,殺豬匠繳下波特身上的槍、刀、鋼筆之類的東西,還向空中用土槍開了幾槍,拿來繩子綁住雙手,押到了吳家祠堂。

  碧琮村一下子熱鬧起來,圍觀的人越來越多。不多久,南面山上的住戶也高呼沖天,大家抬頭望去,見又一個外國人從山嶺上走下來,腳一蹺一蹺的,個子不高,倒很像日本人。走到近處一看,與剛剛綁起的人一樣,都是高鼻子的。因他身上沒有槍,就沒有捆綁了。

  這位幸運兒就是投彈手布雷默。面對兩個外國人,碧琮村民議論紛紛,見過日本人的說,眼前這兩位不像東洋鬼子。有人提議,應該交送浙西行署,讓上級機關處理。俞根生覺得有理,于是帶了幾個土槍隊員,背著原始的鳥槍,押向浙西行署所在地。

  那天正是星期天,當地的小學教師朱學三恰好在家。朱學三是個關心國家大事的人,他根據別人的描述,覺得那兩個外國人不像東方人,說不定是同盟國美國人。他想去看個究竟,憑著他在初中學的一點“洋文”,去湊合一下,也許能夠解決問題。走到半路,看見一大群人迎面走來,在幾個肩挎土槍的群眾前面押著兩個外國人。朱學三用試探的口氣說:“how do you do!”(你好)話音剛落,兩個外國人露出了充滿希望的眼神,立即回答了同樣的問候。50年后,朱學三還清楚地記得兩位美國人聽到這句再簡單不過的英語時眼睛里所流露出滿是希望的眼神。通過簡短的對話,事情很快弄清楚了,他們是失事的美國飛行員,是中國人民的盟友。大家趕快給松了綁,表示歉意。朱學三熱情地帶他們到家里,端出現成的飯菜招待他們。可外國人不會用筷子,飯菜總夾不到嘴邊,引起了在場群眾一陣哄堂大笑。后來朱學三的母親專門為他們煮了一小鍋雞蛋,兩位美國人才津津有味地吃起來。聽說朱學三家來了兩個外國人,老鄉們都擠進屋里,想看看天外來客。得知是轟炸東京的美國英雄,飽受日本侵略的中國老百姓很感動,紛紛向兩個外國人敬煙敬茶。

  飯后,大家決定把兩個英雄送往浙西行署,出發前,兩個飛行員還去拜訪了下朱學三家的祖墳,恭恭敬敬地鞠躬,表示對朱家的謝意。

  當他們走到村口橋頭,聽到鑼聲、槍聲、叫喊聲交織在一起,一大群人正在搜山,鬧得沸沸揚揚。村民說山上的人與眼前的兩個美國人相似,朱學三告訴波特他們情況,兩人頓時喜上眉梢,知道是自己的同伴。他們二人不斷地用英語呼喊,山上的老外聽到,看清楚是波特和布雷默,后面還有一大群東方人,以為被敵人抓住,就不顧一切地呼喊。結果意外地發現,他們處在中國人的友好氣氛中。波特他們撲過去,叫著射擊手倫納德的名字,緊緊地擁抱在一起,在場的觀眾爆發出狂熱的歡呼聲。

  1號機組上的五名飛行員,歷經曲折驚險,在臨安百姓的營救下,總算團聚了。

  三

  天目山上的浙西行署主任賀揚靈,接到消息后,早就吩咐夫人準備好飯菜,招待客人。當先到達的杜立特和科爾來到賀揚靈的公館潘莊,杜立特緊緊握住賀揚靈的手,作一番自我介紹。然后,賀夫人帶兩位一天沒吃飯的美國客人去用餐。

  幾小時后,波特、倫納德和布雷默三人來到天目山,杜立特狂喜地奔過去,張開雙臂,緊緊地擁抱著他們。吃過中飯,大家高興地在潘莊門前合影,五名飛行員簽過字,送給賀揚靈,留作紀念。

  當晚,杜立特像個演說家似地談論轟炸東京的經過。同伴們興奮地鼓起掌來。同時,杜立特一邊為自己機組平安而高興,一邊又為其他機組戰友的命運而擔心。他要賀揚靈幫忙,馬上在北起杭州灣,南至溫州灣的海岸線上組織人員營救可能降落在這一帶的飛行員們,同時立即聯系在重慶的美國大使館并通報情況。

  賀揚靈與浙江沿海地區聯系,獲悉另四架飛機的下落,杜立特馬上擬就電報稿。當晚,行署向重慶最高統帥部發去電文,請轉告在重慶的美國航空部隊司令阿諾德。當美國第一次等到來自杜立特的消息,十分高興,阿諾德司令立即拍電報向杜立特祝賀,并向總統匯報最新消息。

  第二天,同行的朱學三想回家去,因飛行員們熱情挽留,盛情難卻,再留下來陪了美國客人兩天。

  三天后,朱學三要回去教書。臨別時,五位飛行員分別在他的筆記本上簽名,留下通訊地址。布雷默贈送一幅太陽鏡,波特特意將一枚鉑合金的腕章送給朱學三,腕章上鑄有飛行員的姓名。1947年9月,朱學三收到布雷默夫婦署名的來信,熱情洋溢地感謝中國人民的幫助,把朱學三稱為“救命恩人”。

  從墜機現場回來的晚上(即22日),浙西行署在干部訓練班的大禮堂里為杜立特一行舉行了一個盛大的歡迎晚會。杜立特向浙西干部訓練班的學員們介紹了轟炸經過,大家被杜立特及其戰友的勇敢而深深感動,臺下響起了雷鳴般的掌聲。晚會上,民族劇團演出話劇《雷雨》,招待美國人。西天目山住著的不少百姓、僧人,他們獻出母雞、雞蛋、花生等,一個小和尚還送上一小簍茶葉和筍干,杜立特轉身問賀揚靈的秘書趙福基:“這是不是聞名的香腸?”大家笑得前仰后合。

  相見時難別亦難,4月23日,美國客人要走了。浙西行署為杜立特五人備好車馬食物,飛行員也送給賀揚靈一件皮衣,一雙皮手套,還有一些小紀念品。杜立特緊緊握住賀揚靈的手,似乎有千言萬語要說。正要分別時,杜立特取出一封感謝信,交給賀揚靈。他們滿載浙西人民的一片深情厚意,告別了天目山。

  四

  本次美軍轟炸東京的行動,除一架飛機飛往蘇聯降落,其余15架飛機均在浙江、安徽、江西一帶降落。2號機在寧波鄞縣,全部獲救;6號機在象山縣沿海迫降,造成二人死亡,三人被日軍俘獲;7號機在三門縣,全體受傷獲救;15號機也在三門,得到漁民的救護;11號機在安徽歙縣;10號機在淳安;13號機在江西……飛行員除被日軍俘獲的外,其余被救的人,都親身感受到了各地中國百姓的友好救助,使他們感受到中國人民濃濃的人情味。美國飛機的墜落,無一例外地成為各地的特大新聞,也鬧出了許多戲劇性的笑話。因為在當時落后、封閉的中國,許多百姓第一次看到高鼻子、藍眼睛的外國人,甚至有的百姓把美國飛行員稱為“天外人”、“怪獸”,在當地鬧出了一些笑話。但有一點,當中國百姓了解到美國飛行員是打日本佬的英雄時,都十分尊敬,十分熱情。所以美國飛行員們都動情地說:“中國人民太可愛了!”

  1990年,原美國西北航空公司副總裁穆恩率團來浙江考察。團隊男女六人。當年的飛行員波特也同行。考察團一到臨安,波特剛下車,朱學三就認出闊別48年的老飛行員。兩人緊緊擁抱在一起。波特取出一封發黃的信,寫于1946年3月26日,信封上貼有郵票,由于兩國關系和政治問題,一直沒有寄發,保存44年后終于當面交給收信人。朱學三也拿出波特送給他的那枚腕章,波特仔細看著,感慨萬千。波特激動地說:“如果沒有臨安人民的營救,就不會有他和其他團員重新踏上中國土地的機會。”

  1992年,是舉世聞名的杜立特機隊在二戰中轟炸東京50周年紀念的日子,美國有關方面作出了邀請恩人到美國與飛行員相聚的決定。3月13日,被新聞界稱為“五老人訪美”的盛大活動開始了。“五老人”為臨安的朱學三、遂昌的劉芳橋、臺州的陳慎言、嘉興的曾健培、三門的趙小寶。五老人每到一地,都受到了熱情地接待,他們成了美國人心中的英雄。

  還是用波特1994年贈送給中國老人的紀念章上的話作為結尾吧:“中國人民的勇敢,將永遠留在美國人民的腦海中”。美國人民的深情厚誼,也同樣留在中國人的心中、留在中美友誼的歷史篇章中。

分享到: 分享到微信 微信    分享到新浪微博 新浪微博    分享到騰訊微博 騰訊微博    分享到開心網 開心網    分享到人人網 人人網    分享到QQ空間 QQ空間   
相關附件:

我要評論

用戶名:  (您填寫的用戶名將出現在評論列表中) 匿名

驗證碼:  驗證碼  
我已閱讀中國金融新聞網的服務條款隱私政策,為我發表的言論后果負責。


中國金融新聞網由金融時報社主辦,金融時報社版權所有,未經書面授權禁止復制或建立鏡像
地址:北京市海淀區中關村南大街甲18號D座18-22層
北京市公安局海淀分局備案號:1101084565
京ICP備:06002676號
多乐彩任选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