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抗戰

您所在的位置:首頁 > 專題 > 紀念中國人民抗戰暨世界反法西斯戰爭勝利70周年 > 文化抗戰

懺悔文化不是修辭格

2015年09月18日09:33         它音        來源:金融時報     發表評論

【字號:

  懺悔是一種政治姿態,同樣也是一種文化心態,而絕不僅僅是表述方式。

  語言能夠表明心跡,也能夠掩蓋心跡。所以,8月15日,看到有網友為日本天皇的二戰結束70周年紀念日談話“點贊”——“感覺這個談話是積極的”,筆者并不贊同,認為充其量是可以“表示一點點謹慎的樂觀”。

  的確,日本天皇的致辭中,出現了“回顧過去,懷著對先前大戰的深刻反省”的字樣,此前天皇從未使用過這一表述。這當然“表述了希望戰爭不再反復的心愿”,遣詞造句不無“懺悔”的元素。然而,天皇陛下臥榻之側的安倍首相不甘寂寞,同時就有“日本一直以來都珍惜和平、憎惡戰爭、堅守自身”的總結。嗚呼!一貫正確了,還“反”個什么“省”、有什么必要“反省”呢?更何況,安倍這次偏偏只字不提歷代首相都會提到的日本對亞洲諸國的“加害責任”。

  所以,我們只能認為,天皇小心翼翼地吐出來的一絲絲懺悔,立即又被首相大人舔了回去。子曰“聽其言觀其行”,安倍的言即是行也。

  更其令人擔心的是洗腦的結果。美國《波士頓環球報》發文稱:“日本對歷史的態度是影響安倍此次訪美成效的決定因素,安倍必須為歷史擔負責任”、“道歉即使不能獲得當年受害人的原諒,但這起碼是符合日本國家利益的姿態”。話音未落,新的統計結果顯示,百分之六十的日本年輕人認為:后代不必為以往的歷史負責。

  雖然篇幅有限,筆者還是想做一點比較。去年7月底,筆者去了位于德國巴伐利亞州的著名景點“鷹巢”別墅。“鷹巢”落戶阿爾卑斯山脈是1938年希特勒的心腹馬·鮑曼下令建造,作為希特勒50大壽的賀禮,現在成了餐廳。

  值得重視的是:介紹景點的漢語的導游手冊,第一個小標題就是:“專政的陰暗面”。文字全是懺悔,達1200字之多。開頭是:“超過五千萬人戰亡,六百萬人死于集中營,一千八百萬人被驅逐,在逃亡中繼續有三百萬人死于被謀殺、餓死和凍死。無辜的人們因野蠻殘暴的納粹政權而受罪……是什么令一個在20世紀有高度文化的民族,背上這么沉重的罪惡?這個謎題會長久地跟隨我們,我們雖然不斷地探索,但真正的謎底距離我們還是很遙遠。我們沒法將這種過錯挽回,但我們可以阻止新過錯的重演。”結尾是:“感謝政治上的遠見和寬容,自第二次世界大戰后,德國又重新得到世界上的注視和尊重……在我們的憲法第一條款:德國公民聲明,每個團體將以不侵犯及不轉讓人權為基礎,維護世界和平與公道。”

  這不是政治文件,不是國家的白皮書,而僅僅是一個景點介紹。

  所以,筆者明白了為什么會有德國人自愿去波蘭奧斯維辛集中營種花種草,為父輩贖罪。為什么1970年12月,勃蘭特總理在寒風中跪在華沙猶太人死難者紀念碑前,真誠祈禱:“上帝饒恕我們吧,愿苦難的靈魂得到安寧。”他是資深反法西斯戰士,完全不必下此“世紀之跪”,但是,他替需要下跪而尚未下跪的同胞跪下了。他得到了諾貝爾和平獎,德國青年舉著火把到他的宅第歡呼,因為有了這樣的政治領袖,自己與后代不會再做罪人或炮灰。

  相比之下,讓日本權貴說出“深刻反省”四個字是多么地艱難啊。

  所以,退一萬步,僅僅在“修辭立其誠”一端,日本也應該向當年的“盟友”進修半個世紀。

  70年前的8月15日,同盟國宣布接受日本帝國主義無條件投降,天皇裕仁廣播《停戰詔書》,宣布接受《波茲坦公告》。殊不知,96年前的1919年,還沒有打仗,魯迅就說過這樣的話:“多有不自滿的人的種族,永遠前進,永遠有希望。多有只知責人不知反省的人的種族,禍哉禍哉!”

分享到: 分享到微信 微信    分享到新浪微博 新浪微博    分享到騰訊微博 騰訊微博    分享到開心網 開心網    分享到人人網 人人網    分享到QQ空間 QQ空間   
相關附件:

我要評論

用戶名:  (您填寫的用戶名將出現在評論列表中) 匿名

驗證碼:  驗證碼  
我已閱讀中國金融新聞網的服務條款隱私政策,為我發表的言論后果負責。


中國金融新聞網由金融時報社主辦,金融時報社版權所有,未經書面授權禁止復制或建立鏡像
地址:北京市海淀區中關村南大街甲18號D座18-22層
北京市公安局海淀分局備案號:1101084565
京ICP備:06002676號
多乐彩任选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