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抗戰

您所在的位置:首頁 > 專題 > 紀念中國人民抗戰暨世界反法西斯戰爭勝利70周年 > 文化抗戰

戰爭反思比回憶更重要

2015年09月04日02:30         肖復興        來源:金融時報     發表評論

【字號:

  關于70年前的那場世界性戰爭,影視和文學作品層出不窮。但迄今為止,我們沒有一部像本哈德·施林克《朗讀者》和君特·格拉斯《剝洋蔥》那樣的作品,這實在令人慚愧。這兩部作品的作者都是德國人,都抒寫了對于戰爭的切膚之痛。這種痛,如同格拉斯在《剝洋蔥》中說:“千言萬語回避的言語、思想的碎片,讓你隱隱作痛的事,依然隱隱作痛。”

  《剝洋蔥》觸動的切膚之痛,是格拉斯17歲時曾參加黨衛軍的罪惡歷史。簡單對歷史的承認無異于簽字畫押,與融入思考的責任承擔是不一樣的。格拉斯面對的是德國歷史和自己的內心。面對那場曾經把我們各自民族推向災難邊緣的歷史,他的記憶在經受著靈魂的矛盾和考驗,理解與譴責,遺忘與銘記,懺悔和推諉。

  和《剝洋蔥》不同,《朗讀者》觸動的切膚之痛,不僅是個體,而是這個民族該如何面對曾經擁有過的罪惡過去,尤其是戰后成長起來的第二代、第三代人應如何面對過去。15歲的米夏和36歲的漢娜,一次在街頭偶遇。女人對自身文盲和集中營看守歷史的雙重隱瞞,對學習教育的幾乎瘋狂的重視和偏執,并沒有讓男孩懷疑自己對女人的迷戀,性愛之前他對女人的高聲朗讀,不僅變成了小說的標題,也變成了他們之間的一種契約或是默契。直到多年以后在法庭上,她出現了,站在歷史黑暗的另一邊,承擔著戰后人們對罪惡的指責。

  如果她是過去的兇手,米夏該怎么辦?小說以清冷而銳利的鋒芒,刺向了每一個后奧斯威辛時代的讀者:畢竟歷史過去得并不久遠,罪惡也并不那么遙遠。后戰爭時代的一代人,該如何面對經歷過那段沉重歷史的父輩母輩的愛呢?這種對于戰爭的反思,已經超越了戰爭自身。將已經逝去的歷史之水,重新拉回并流淌進今日之河。戰爭離我們并不遙遠,和我們今天密切相關。我們誰也不可能將其置之度外,以一種旁觀者心態,玩笑戰爭,涂抹歷史。

  在這樣兩部個體與整個民族互為表里與鏡像的作品中,關于戰爭的回憶與反思,已經遠不止于戰爭中人性的泯滅與堅韌、罪惡的生成與蔓延、災難的深重與抗爭等那些司空見慣的層面,它涉及一個民族的性格與文化塑造,涉及對戰爭的認知。這就要考驗作家自身的思想,是否足夠鋒利,能否在心靈上刺刀見血。如同《朗讀者》里,不僅將戰時的漢娜,同時也將戰后的米夏置于審判席上,就像米夏所說,“全都捆綁在一起出庭”。米夏的內心折磨,比漢娜更為深重,他一次次循環往復地拷問歷史和心靈。《朗讀者》演繹的不僅是一個關于戰爭回憶的故事,更是戰后新一代人成長的寓言。

  在一個好了傷疤忘了疼的年代里,回憶的質地尤為重要。其實,最重要的是對戰爭的反思,反思比單純的回憶更重要。

  如今,我們的很多文學作品已經如一張油餅,特別是被電視劇和時尚的雙面煎烤得過分光滑油亮。關于第二次世界大戰,我們創作的文學作品數量不少,但和世界優秀的文學作品相比,還有不小的距離。我們缺少一部屬于自己的《剝洋蔥》和《朗讀者》。

分享到: 分享到微信 微信    分享到新浪微博 新浪微博    分享到騰訊微博 騰訊微博    分享到開心網 開心網    分享到人人網 人人網    分享到QQ空間 QQ空間   
相關附件:

我要評論

用戶名:  (您填寫的用戶名將出現在評論列表中) 匿名

驗證碼:  驗證碼  
我已閱讀中國金融新聞網的服務條款隱私政策,為我發表的言論后果負責。


中國金融新聞網由金融時報社主辦,金融時報社版權所有,未經書面授權禁止復制或建立鏡像
地址:北京市海淀區中關村南大街甲18號D座18-22層
北京市公安局海淀分局備案號:1101084565
京ICP備:06002676號
多乐彩任选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