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抗戰

您所在的位置:首頁 > 專題 > 紀念中國人民抗戰暨世界反法西斯戰爭勝利70周年 > 文化抗戰

歷史是我們民族的家譜

2015年09月04日02:10         本報記者 李力        來源:金融時報     發表評論

【字號:

  8月28日,軍旅作家王樹增創作的《抗日戰爭》第三卷登陸全國各大書店、網店。至此,三卷本《抗日戰爭》全部集結完畢。這套6年磨一劍、180萬字的宏篇,是王樹增“戰爭系列”中最“宏闊的大書”。日前,就該書的創作,記者專訪了王樹增。

  全景式呈現抗日戰爭

  記者:有評價認為,《抗日戰爭》是一次全新寫作、是一部全新定位的作品,您認為“新”在哪里?

  王樹增:這個“新”主要體現在題材意義上和架構上。《抗日戰爭》是全景式呈現抗日戰爭。

  書寫戰爭,一定要突破黨派視角。中國抗日戰爭的戰場分為敵后戰場和正面戰場,我對兩個戰場都進行了充分描摹。讀者會發現,描寫國民黨正面戰場的篇幅不少。這是全民族的抗戰。如果忽視了正面戰場作戰,對不起那些付出了生命代價的人,他們是我們這個民族的前輩,他們做的努力和犧牲,是今天中國人很難想象的。

  這個“新”還體現在結構上。結構我是這樣想的:正文敘述用三卷本的結構外加一個比較長的序章。抗戰是14年,從1931年開始,說14年是公平合理的。之所以后來形成了“八年抗戰”,是因為八年前有一個定語“全面”,中日全面戰爭。1937年以前算局部的,但從1931年開始,中日兩國已經進入了戰爭狀態。如果從那兒開始寫起,要不就是四卷,要不就是五卷,沒這么大體量是寫不完的。我不可想象說用一本書就寫完了,咱們也不是寫簡明史,必須得這么大體量。我還是采用約定俗成的八年抗戰。為了記述前面那幾年戰史,我用了一個序章,大約七萬多字,從1931年一直敘述到1937年,這樣就完整一些,讀者就能知道基本脈絡。

  從技術上講,這是一個歷史鋪排。從明治維新就開始敘述了,更重要的是給讀者提供一個閱讀準備。這個閱讀準備,我起了一個名字叫做“世界上還有這樣一種邏輯”。日本人為什么在中國發動侵略戰爭,必然有他的邏輯。這個邏輯是什么邏輯?我就特別想闡述這個邏輯。明白他的邏輯,就可以解釋他們必然會這么干,拿日本軍國主義的話來講叫“不這么干就沒有日本民族的生存”,序章主要完成這樣的任務。

  細節都不能虛構,不能主觀想象

  記者:《抗日戰爭》采用的是非虛構創作方法,堅持對任何一個細節都不虛構,您如何將這種方法運用到戰爭史的寫作當中?抗日戰爭的史料浩如煙海,在寫作中,您如何選材取舍?如何做到客觀真實與藝術手法的統一?

  王樹增:搜集整理資料,遠遠超出五年了。我的戰爭系列,不是寫一本收集一本,是二十多年來,我一直關注整個戰爭系列所有檔案史料。相比其他作品,這部作品關于史料的查證、收集、采訪和運用難度最大。比如,正面戰場資料非常缺乏。《抗日戰爭》不是一部教科書式的純粹戰史的作品,它是一部非虛構類文學作品。它除了非虛構這個前提外,還需要大量對史實和檔案的合成。此外,更重要的是掌握人的命運,這就要收集作為歷史參與人的具體檔案。搜集這些,都很困難。

  實際上,無論是正面戰場還是敵后戰場,這么多年來,對這場戰爭的檔案整理留存,口述歷史的留存,等等,都做得不夠。我們遺忘的太多,對那些在這場戰爭中為這個民族而倒下的人不公平,對歷史也不公平。我就是懷著這樣一種心境去努力核查檔案,盡最大努力搜集每一個角落,特別是對重大歷史,重大歷史關口,重大的戰役進程和這些事件當中的人,盡可能去收集。

  我對非虛構的理解是,細節都不能虛構,不能主觀想象。我這本書正文的第一句話就是:“兩支軍隊在這兒對峙,中國士兵與日本士兵保持著對視姿態,彼此看不清對方的面孔,因為下著雨,天氣霧氣迷蒙。”就這句話我躊躇了很久。那一天,盧溝橋是不是下雨,我必須查氣象。細節都必須真實。非虛構就是這樣,書中哪怕出現一個人,這個人在全書里占了一行,都必須有關于他的考察,我絕不會在里面虛構一個王老五李老三。當然不一定能絕對做到,非虛構畢竟是文學,是文學就會有個人的東西,我只能說盡量不去虛構,包括所有細節。

  從本民族歷史中尋找力量

  記者:作為軍旅作家,您的戰爭系列作品屢獲國家級大獎。從《朝鮮戰爭》、《長征》、《解放戰爭》到《抗日戰爭》,這些戰爭作品的風格是否統一?職業軍人的經歷,是否深刻影響了您的作品風格?您寫作的價值追求何在?

  王樹增:每本書風格基本是統一的,但每本書基調又有所差別。有人幫我總結了前幾部戰爭系列作品:《長征》基調樂觀,展示了信仰的力量;《解放戰爭》場面宏闊,以恢宏氣勢寫出戰爭勝敗的決定性因素——民心向背;《朝鮮戰爭》基調戲謔,用急速推進方式,建構起對戰爭整體格局和結局的無奈,充盈著對萬千生命的悲憫;《抗日戰爭》基調莊嚴。我覺得他們分析得很到位。

  作為一個軍人,我深感,我們對本民族歷史,尤其是對本民族抗爭史解讀得不夠,關注得不夠,尤其是對抗日戰爭。抗日戰爭是中國近代百年以來,第一次在反對異族侵略中是勝利國。中國近代史是充滿屈辱的歷史,滲透在當代中國人性格當中的那種不安,那種焦躁,那種容易沖動,自傲和自卑的混雜,以及民族主義的那種情緒等等,其實都和百年以來中國屈辱的歷史有關。今天,我們還需質問自己,我們的頭到底昂起來了沒有?不是說經濟總量高、軍事力量強,就自信。這只是物質上的,更多的還是取決于精神。一個人自信了,他就勇敢、堅強、寬容、理性。當代中國人,是不是已達到了這樣的境地,我想還沒有。如何培養較為自信理性的民族心理,只有一個辦法,就是從本民族歷史中去找。抗戰史就是能尋找到使我們內心更強大、更理性的歷史之一。

  記者:近來,抗戰題材作品大熱,抗戰雷劇神劇主導熒屏,戲說歷史甚至歪曲歷史的現象屢見不鮮,誤導了觀眾尤其是年輕觀眾,您如何看待這一現象?

  王樹增:這樣講述戰爭,我認為是不懷好意的,極大侮辱了我們的先輩。另外,它極大削弱了我們的斗志。抗日雷劇削弱的不是對手,而是我們自己,我覺得這些人說輕一點是無厘頭,說重一點是別有用心,我非常痛恨他們。我不是反感,我是痛恨,因為它的害處太大。世界上有出息的民族不會出現這種情況,越有出息的民族越正視對手的強大,甚至夸大對手的強大,用以堅強自己的內心。

分享到: 分享到微信 微信    分享到新浪微博 新浪微博    分享到騰訊微博 騰訊微博    分享到開心網 開心網    分享到人人網 人人網    分享到QQ空間 QQ空間   
相關附件:

我要評論

用戶名:  (您填寫的用戶名將出現在評論列表中) 匿名

驗證碼:  驗證碼  
我已閱讀中國金融新聞網的服務條款隱私政策,為我發表的言論后果負責。


中國金融新聞網由金融時報社主辦,金融時報社版權所有,未經書面授權禁止復制或建立鏡像
地址:北京市海淀區中關村南大街甲18號D座18-22層
北京市公安局海淀分局備案號:1101084565
京ICP備:06002676號
多乐彩任选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