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頁
速讀CURRENT AFFAIRS
速讀 / 正文

理財子公司:實現最佳財富管理銀行戰略的“頭雁”

交通銀行副行長呂家進詳解業內普遍關注問題

  6月13日,交通銀行理財子公司——交銀理財有限責任公司(以下簡稱“交銀理財”)在上海揭牌開業,成為第三家獲批開業的銀行理財子公司。

  值得一提的是,在當日舉行的第十一屆陸家嘴論壇上,中國人民銀行行長易綱發表主題演講時表示,要把上海建成人民幣金融資產的配置中心、人民幣金融資產的風險管理中心、金融科技中心、優質營商環境中心、金融人才中心。

  而交銀理財作為首家注冊在上海的銀行理財子公司,其設立及開業受到業內廣泛關注。與此同時,在銀行系理財子公司的申設熱潮之下,一些深受業內關注的話題再次被帶到聚光燈下——銀行機構如何制定適合本行的理財子公司發展策略,以使其不僅立足于自身發展,還能肩負起全行資管戰略轉型與發展的重任?如何處理好理財子公司與銀行集團旗下其他資管機構的關系?理財產品凈值化又該如何推進?

  開業當日,交通銀行副行長呂家進接受了《金融時報》記者的獨家專訪,結合交銀理財設立情況,詳解了上述業內普遍關注的問題。

  《金融時報》記者:交銀理財的設立與開業營運,將如何落實“資管新規”關于有效防控金融風險、更好服務實體經濟的相關要求?

  呂家進:2018年5月31日,交行公告設立理財子公司,成為第一家擬設立理財子公司的國有大行。交銀理財的設立,是交行落實黨中央、國務院深化金融供給側結構性改革、防范化解重大金融風險戰略部署的積極舉措。交銀理財落戶上海,是全力支持和服務上海國際金融中心建設國家戰略的重大行動。

  2004年以來,國內銀行資管業務快速發展,在滿足居民財富管理需求、增強金融機構盈利能力、優化社會融資結構、支持實體經濟等方面發揮了積極作用,但同時也出現了部分業務發展不規范、多層嵌套、剛性兌付等問題。

  為此,監管部門在2018年陸續出臺了資管新規、理財新規和商業銀行理財子公司管理辦法,旨在制定統一的監管標準,對同類資管業務作出一致性規定,實行公平的市場準入和監管,最大程度地消除監管套利空間,為資管業務健康發展創造良好的制度環境。

  按照“資管新規”的要求,“主營業務不包括資產管理業務的金融機構應當設立具有獨立法人地位的資產管理公司開展資產管理業務,強化法人風險隔離。”因此,銀行機構設立理財子公司本身,即是應監管之要求而為。

  此外,設立理財子公司是打破“剛性兌付”的一種重要的組織保障。將銀行理財業務獨立為子公司運營,可以實現理財子公司與商業銀行在法人層面的風險隔離,這不僅有助于提升銀行理財業務的專業性,更為重要的是,為打破“剛性兌付”提供了基礎。

  在推動理財產品凈值化方面,從交銀理財籌建之日起,我們圍繞監管部門關于凈值化管理的要求,建立了凈值化管理制度;設計針對資產大類的估值方法;搭建獨立的估值模型和估值體系,強化信息披露的相關要求。值得一提的是,凈值化管理需要強大的IT系統的支撐,交銀理財在完成一期IT系統建設的基礎上正著手規劃二期IT系統,提升凈值化管理水平將是二期IT系統建設的重中之中。

  交銀理財定位于“交銀集團理財產品和資產管理服務的主要供應商,是實現最佳財富管理銀行戰略的‘頭雁’”。交銀理財將在集團財富管理銀行建設,提升跨境、跨業、跨市場服務能力的總體目標下,通過與母行的協同聯動,推動集團整體財富管理能力和客戶服務能力不斷提升。未來的愿景是將自身打造為對標國際水準的資產管理機構,當然,這一愿景的實現,還需要很多資源投入和努力,包括IT、投研、人才儲備等等。

  《金融時報》記者:我們在最近的采訪中發現,凈值型理財產品存在“叫好不叫座”的情況,那么交銀理財將如何規劃凈值型產品體系,以提高凈值型產品對投資者的吸引力?

  呂家進:實現理財產品的凈值化轉型關鍵在于做好兩方面工作,一是“老產品”的出清,二是“新產品”的研發。從已經開業的3家理財子公司來看,交行所采用的存量業務的承接與處置方式頗具特點——通過“委托”模式來處理存量理財業務,即在過渡期結束之前,保留總行資管中心,統籌管理全行理財業務并承擔監督理財子公司盡責履職的職能,同時,將理財業務日常運營管理職能委托給理財子公司。這樣做的好處在于,一方面可以滿足監管關于理財子公司與母行風險隔離的要求,另一方面不會因為“雙線運行”導致人、財、物等資源重復配置。

  凈值型理財產品之所以存在“叫好不叫座”的情況,是因為目前多數銀行理財客戶仍存在著“剛性兌付”情結,對市值每日波動的凈值型產品的接受度較差。因此,如何順應監管要求,及時推出為客戶所接受的轉型產品,實現向凈值化的平穩過渡,是設立交銀理財需要解決的重要問題。

  第一,開展子公司品牌頂層設計,有序實施品牌戰略。擬以“交銀理財”作為子公司的公司品牌,與集團品牌進行強關聯。理財產品設計為兩大核心分類,一是根據發行對象分為公募類和私募類;二是根據監管規定的投資范圍分為固定收益類、權益類、商品及金融衍生品類和混合類。

  第二,分階段打造全面產品體系,著力提高投研能力和產品創新能力,在產品銷售過程中,通過產品期限或者收益結構設計逐步引導客戶接受凈值產品的概念,循序漸進推動凈值化轉型。交銀理財擬在開業后盡快做大以攤余成本法估值的貨幣類產品,進一步做強以純債策略、債券增強和多元策略等“固收+”產品為特色的主題產品,在此基礎上逐步豐富混合類、權益類等較高風險產品類型,打造“大而全”且有競爭力的產品體系。同時緊盯市場熱點和客戶需求,推出商業養老、科創投資、高端制造、支持長三角一體化等支持國家戰略的特色產品,做好集團理財產品的全能供應商。

  第三,發揮交銀集團平臺優勢,充分整合內外部投研資源,搭建覆蓋宏觀、固收、權益、商品、衍生品等細分市場和資產的研究框架和指標跟蹤體系,打造經得起實踐檢驗的大類資產配置框架和投研體系,建立投研驅動的產品運作體系,塑造產品業績的核心競爭力。

  第四,發揮集團渠道優勢,緊密貼近客戶需求,以提高客戶滿意度為目標打造全流程、全生命周期的產品深度服務,包括產品發行前預熱、發行期路演宣傳、存續期策略溝通以及產品信息披露和對外展示等。堅決避免重銷售輕服務、重增量客戶忽視存量客戶、重產品運作結果輕存續溝通的短視行為。

  第五,借助于金融科技,構建開放式數字平臺也是未來理財子公司的重要發展方向,既向客戶提供本行資產管理部門的產品,也可以引入第三方產品,并利用互聯網技術手段降低交易門檻,讓客戶有更豐富的選擇,優化投資組合。

  《金融時報》記者:交銀理財是首家注冊地在上海的銀行理財子公司,請問選址上海的優勢體現在哪里?選址背后有哪些考量?

  呂家進:近年來,上海國際化程度持續提升、金融服務功能不斷完善、金融發展環境持續優化,豐富的金融資產、高效的金融基礎設施、優質的金融人才將為交銀理財提供發展的沃土,而資本市場改革、長三角一體化對拓寬金融市場資金渠道、滿足金融消費者多樣化金融需求提出了更高、更迫切的要求。

  交通銀行已經著手在科創板、自貿區、長三角一體化建設方面發力,充分發揮自身的國際化綜合化優勢,為上海國際金融中心建設貢獻力量。而交銀理財作為一類新興的非銀行金融機構,也希望能夠為把上海建成以人民幣產品為主導、具有較強金融資源配置能力和輻射能力的全球性金融市場做出一份貢獻。

  值得一提的是,目前,上海國際金融中心建設已經進入沖刺階段,在“6+1”金融發展格局中,建設全球資產管理中心位列首位。全球資產管理中心的加速構建吸引了全球知名資產管理機構將全球性總部落戶于上海,國際同業認為,落戶上海既有利于與資產管理同業的合作、交流,又能夠充分發揮“了解中國客戶、理解中國資本市場、發現中國機遇”的作用。目前,陸家嘴金融城已經成為全球資管機構的聚集地。

  交行選擇在上海開啟理財子公司的全新篇章,正是著眼于為上海全球資產管理中心建設打造國際水準的本土資產管理機構,助推上海進一步增強全球資產配置能力,成為“中國金融資產走向世界、中國投資者配置全球資產”的核心節點和重要橋梁,更好地實現交行與上海的同生共榮。

  《金融時報》記者:不少業內人士認為,新設理財子公司與銀行集團旗下其他資管子公司的關系,始終是個難點,對此,您怎么看?交銀集團又將如何發揮多牌照優勢?

  呂家進:不可否認,新設理財子公司將在目標客戶、銷售渠道和資產配置等方面與銀行集團旗下其他資管子公司形成交叉和重合。只有統籌處理好它們之間的關系,才能最大限度發揮銀行集團多牌照優勢,避免集團內部的無序競爭和資源消耗。

  從國際經驗看,國際大型銀行多是在混業框架下通過成立子公司來從事資產管理業務,資管業務與銀行集團的業務協同程度都非常高。這不僅是因為資管業務所能帶來的直接的利潤貢獻,更重要的是資管業務在維系客戶、拓展業務資源方面能夠發揮積極作用。因此,盡管資管子公司大多采取了獨立法人的形式來實現與母行的風險隔離,但在業務上,國際大型銀行都高度重視資管業務與其他業務板塊間的聯動、交叉銷售,發揮各業務綜合經營、互相帶動的多牌照優勢。

  實際上,交行擁有豐富的資管業務牌照資源,除今年5月中旬剛剛獲批的交銀康聯資產管理有限公司之外,交行還擁有交銀國際信托、交銀施羅德基金、交銀施羅德基金資管、交銀康聯保險、交銀國際、交銀投資等眾多資管類牌照,為加強集團財富管理業務統籌經營管理,推動“建最佳財富管理銀行”戰略落地,交行今年上半年專門成立了財富管理戰略推進委員會,旨在通過統籌協調,在產品研發、渠道銷售、客戶拓展方面整合資源,一體化推動集團各類資管業務協同發展。未來,交銀理財與集團其他子公司將繼續在模式選擇、行業研究、政策研究等方面加大合作力度,實現資源共享。

責任編輯:韓勝杰
多乐彩任选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