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頁
上海金融報CURRENT AFFAIRS
上海金融報 / 正文

各方入局 牌照“吃香”

消費金融市場“群雄逐鹿”



  近期,消費金融市場迎來一眾新玩家。北京銀保監局近日公告稱,批準中信消費金融有限公司開業,這是國內第24家持牌消費金融公司,也是國內首家信托系消費金融公司獲批開業。此前,百度旗下金融科技公司度小滿金融戰略投資哈爾濱哈銀消費金融公司亦獲得監管部門批復,意味著互聯網巨頭有望首次間接獲得消費金融牌照。為何各類機構紛紛爭搶消費金融牌照?未來市場格局將如何演繹?

牌照“含金量”十足
  數據顯示,目前全國持牌的消費金融公司共24家,但2017年和2018年分別僅1家和2家消費金融公司獲批。事實上,BATJ(百度、阿里巴巴、騰訊、京東)均已開展消費金融業務,但都沒有獲得消費金融牌照,申請消費金融牌照的難度可見一斑。
  根據《消費金融公司試點管理辦法》,非金融企業作為消費金融公司主要出資人,應當具備最近1年營業收入不低于300億元人民幣或等值的可自由兌換貨幣(合并會計報表口徑);最近1年年末凈資產不低于資產總額的30%(合并會計報表口徑);財務狀況良好,最近2個會計年度連續盈利;信譽良好,最近2年內無重大違法違規經營記錄;入股資金來源真實合法,不得以借貸資金入股,不得以他人委托資金入股;承諾5年內不轉讓所持有的消費金融公司股權(銀行業監督管理機構依法責令轉讓的除外),并在擬設公司章程中載明;銀監會規定的其他審慎性條件等。
  對于非金融企業來說,上述“門檻”不可謂不高。那么,這張如此難申請的牌照,“含金量”究竟幾何?
  “對于傳統小貸公司來說,資金來源主要限于股東和銀行借款,外部融資規模嚴格受限。而對于銀行來說,在開展消費金融業務時,日利率基本不超過萬分之五,即年化利率不得超過18.25%。同時,小貸公司和中小銀行在開展消費金融業務時,均受到異地展業限制。而與之相比,消費金融公司不僅異地展業幾無限制,且資金來源豐富,包括同業拆解、股東借款、銀行貸款、ABS(資產支持證券)、金融債,還可通過助貸、聯合貸展業,最高年化利率也可達到36%。可以說,獲得消費金融牌照是開展消費金融業務最好選擇,價值較大。”麻袋研究院高級研究員王詩強告訴《上海金融報》記者。
  “小貸牌照和消費金融公司牌照的區別主要有兩點。一是杠桿率,小貸牌照為各地金融辦頒發的牌照,各地杠桿率不同,但最高只有2.3倍;而消費金融公司牌照由銀保監會頒發,對資本充足率的要求為不低于10%,即杠桿上限最高可達10倍。這意味著,在同等資本金的情況下,消費金融公司資產規模可以更大。二是跨區域經營限制,除互聯網小貸外,普通小貸公司展業受地域限制,而消費金融公司不受地域限制。”融360大數據研究院金融分析師楊慧敏在接受《上海金融報》記者采訪時表示。

競合漸成趨勢
  相對而言,金融機構作為消費金融公司主要出資人,雖然也須滿足具有5年以上消費金融領域的從業經驗;最近1年年末總資產不低于600億元人民幣或等值的可自由兌換貨幣;財務狀況良好,最近2個會計年度連續盈利等條件,但對于銀行而言,達標難度并不太大。不過,近年來,銀行系消費金融公司愈加傾向于與互聯網公司相互參股、合作,這又是為何?
  “銀行系消費金融公司的最大優勢在于資金,但也面臨著消費場景不足等困境。”蘇寧金融研究院高級研究院陳嘉寧對《上海金融報》記者表示。
  “雖然銀行具有風險控制優勢,但傳統銀行更多使用傳統評分卡模型進行風控,這種模式不太適合長尾客戶。”王詩強指出,“優質客戶的消費金融服務已得到較好滿足,但長尾客戶的需求還遠遠沒有得到滿足。因此,未來還會有更多機構參與消費金融業務。”
  “目前,雖然銀行系消費金融公司居多,但從現有市場格局看,銀行系公司并未占據絕對優勢。”楊慧敏表示,“互聯網公司有流量、場景等優勢,并積累了大量的客戶數據和模型。銀行系消費金融公司與互聯網公司合作,一方面可拓寬獲客渠道,觸達此前無法觸達的客戶;另一方面,互聯網公司的科技實力,如大數據、人工智能、云計算等,可為消費金融公司提供技術支持。”
  業內人士認為,銀行系與互聯網系消費金融公司合作,可實現優勢互補,更容易盈利,并在激烈的市場競爭中獲勝。
  事實上,不僅是銀行和互聯網公司,越來越多的參與者已開始入局。以信托業為例,業內人士認為,與消費金融約10萬億元的市場規模相比,信托業在消費金融領域的布局滲透率偏低,業務增長空間較大。因此,不少信托公司已把開展消費金融業務作為重點轉型方向。

瓶頸待突破
  雖然市場前景廣闊,但我國消費金融行業也存在諸多問題,亟待解決。
  “目前來看,行業存在的問題主要包括消費者數據收集相對割裂、對真實消費目的把控不嚴及對消費風險的防控能力不足。”陳嘉寧表示,“首先,在消費數據收集方面,各商家各自采集、各自分析,很難形成整體的信息鏈,進而發揮更大作用。其次,消費金融公司對用戶真實消費目的把握不嚴,很多資金打著消費金融的名義流入房地產市場或股市。此外,部分消費金融公司風控能力不足。因此,未來需加強信息的交換和分析,打擊以消費為名買房炒股的行為,提升各機構的風險防控意識和能力。”
  “消費金融的產品利率計算口徑和執行面臨不確定性,未來或會出臺更加明晰的產品利率指導細則。”楊慧敏稱。
  值得一提的是,消費金融公司的資金來源也面臨挑戰,未來需要進一步拓寬融資渠道。
  “消費金融公司的融資渠道主要有銀行借款、股東存款、同業拆借、發行債券及ABS等。”楊慧敏表示,“目前,8家消費金融公司獲得了資產證券化業務資格,但截至2018年末,僅有3家消費金融公司發行ABS。隨著業務擴張,部分消費金融公司存在較大增資壓力,未來仍需要通過股東增資或爭取發債資格等進行融資。”
  “目前,我國消費金融公司的資金渠道主要是股東資本金,以及銀行、信托等機構授信,資產證券化還在成長階段。”陳嘉寧建議,未來應擴大資產證券化形式和規模,助力消費金融發展。
責任編輯:毛曉勇
相關稿件
多乐彩任选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