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頁
上海金融報CURRENT AFFAIRS
上海金融報 / 正文
人民幣國際化道阻且長


  2009年7月6日,人民幣跨境使用正式起步。十年來,人民幣國際化進展顯著,但時至今日仍挑戰重重,特別是人民幣作為儲備貨幣的職能提升尚任重道遠。

儲備貨幣職能有待深化
  中國銀行近日發布的2018年度《人民幣國際化白皮書》(以下簡稱《白皮書》)指出,人民幣國際化整體向好,“2018年以來,人民幣在促進跨境貿易投資便利化中發揮著更加積極的作用,有力支持了實體經濟發展,境內外各類主體對人民幣的國際地位繼續保持積極預期,人民幣的跨境使用規模繼續擴大”。
  東方金誠研究發展部技術總監曹源源對《上海金融報》記者表示:“近年來,我國在消除人民幣跨境使用和流通障礙,完善人民幣跨境業務政策框架,加強跨境清算系統基礎設施建設等方面取得諸多成果。例如,2019年5月債券通北向通成交量1586.4億元,再創新高,5月末境外機構持有中國債券18795.8億元。”
  “短期看,現階段我國在人民幣國際化政策框架搭建和基礎設施建設方面已先行一步,未來應首先著眼于將各項政策落到實處,在細節上不斷完善以滿足市場主體的合理需求。”曹源源指出。
  “近年來,人民幣國際化順應市場需求并取得重要進展。”在近日舉行的第十一屆陸家嘴論壇上,人民銀行副行長、外匯局局長潘功勝表示,下一步將繼續穩步推進人民幣國際化進程,堅持市場驅動原則,逐步提升人民幣的支付、投資、交易和儲備功能。
  《白皮書》稱,人民幣的計價結算貨幣職能穩步增強,融資貨幣職能初步顯現,提升儲備貨幣職能的微觀基礎進一步改善。“從市場層面,我們調研了境外企業在獲取人民幣收入后的交易行為。結果顯示,約78%的受訪境外企業將取得的人民幣收入兌換為本國貨幣;約14%的受訪境外企業以存款的形式繼續持有人民幣,用于貿易支付等用途;另有9%的受訪境外企業投資人民幣計價的債券或股票等產品。”《白皮書》指出,以存款或人民幣金融產品投資的形式持有所獲人民幣的受訪境外企業比重較上一年提升了6個百分點。
  但《白皮書》也指出:“總體來看,人民幣的投資與儲備貨幣職能還有待加強,未來隨著金融市場雙向開放的推進、各項跨境投資政策的不斷完善,人民幣作為儲備貨幣的職能將持續深化。”
  平安證券首席經濟學家張明指出,儲備貨幣的地位是真正能夠反映一國貨幣綜合競爭力的核心指標,而美元依然占到全球儲備貨幣的60%以上。
  北京金融衍生品研究院副院長兼首席經濟學家趙慶明也對《上海金融報》記者表示,美元的國際貨幣地位在中期內難以撼動。

金融市場廣度深度有待提高
  建行近日發布的《2019人民幣國際化報告》顯示,在大多數中國企業和海外企業看來,貿易關稅增加和保護機制加強是人民幣國際化面臨的最大挑戰,人民幣幣值波動和資本外流則是另兩大挑戰。金融機構的觀點略有不同,人民幣幣值波動和中國經濟前景導致的人民幣不確定性被其視為最大挑戰。
  “目前,人民幣國際化的最大挑戰主要來自人民幣幣值波動,尤其是人民幣匯率貶值風險。市場對‘貿易關稅增加和保護機制加強’的高度關注,也主要緣于近期中美貿易摩擦加劇對人民幣造成的貶值壓力。”曹源源表示,“預計我國將采用多種政策工具穩定預期,平衡資本流動,為人民幣國際化穩步推進打下堅實基礎。”
  “人民幣的儲備貨幣職能若要提升,重要的前提是國際投資者相信長期內人民幣幣值穩中有升。”Stratton Street(總部位于倫敦的基金公司,管理世界上首只向國際投資者開放的人民幣債券基金)首席投資官Andy Seaman對《上海金融報》記者指出,“鑒于中國宏觀政策有助于經濟長期可持續增長,生產率的提高有望使經常賬戶在可見的未來保持順差,國際投資者或將繼續增加人民幣敞口。”
  Andy Seaman同時強調,市場上普遍認為“貿易戰”將導致人民幣貶值,這其實是一種誤解。“首先,貨幣貶值并非中國當局刻意為之。事實上,人民幣漸進升值有利于中國經濟再平衡。同樣重要的是,關稅增加可能會拖累美國消費和經濟增長,并由此壓低美國利率和美元匯率。”Andy Seaman指出,“這甚至可能鼓勵投資者持有更多人民幣,以替代美元。”
  趙慶明表示,人民幣幣值反映的是外匯市場,人民幣國際化更為根本的挑戰在于中國金融市場的發展水平,既包括外匯市場,也包括資本市場。“國際投資者持有人民幣,并不只想以存款形式持有,更想通過在金融市場投資獲取穩定的回報。如果我國債市、股市、匯市波動性都較大,無法保值增值,自然會影響投資者持有人民幣的積極性。”趙慶明表示,同時,人民幣匯率風險管理工具還不夠豐富。
  Andy Seaman也表示,人民幣最終要實現國際化,需要有更多以人民幣計價的投資選擇。而在這方面,美元優勢巨大。
  “隨著人民幣國際化的推進,境外經濟主體持有的人民幣越來越多,人民幣匯率也越來越市場化,境外主體在配置人民幣資產和資金管理中就會面臨市場、流動性等風險,相應產生了風險管理的需求。”在第十一屆陸家嘴論壇上,人民銀行行長易綱表示,定價和對沖是風險管理的兩個重要方面。一方面,要準確給金融產品定價,同時要不斷拓展金融市場的深度,提升市場流動性的厚度;另一方面,要完善風險對沖工具,大力推進衍生工具創新和市場建設,有序推進人民幣資本項目可兌換,加強在岸和離岸金融市場的互動。
  在此次陸家嘴論壇上,潘功勝指出,資本項目開放與人民幣國際化相輔相成。絲路基金有限責任公司董事長謝多也在該論壇上表示,如果我國不能在資本市場制度上有更高水平的發展,很難在資本賬戶開放上釋放出更大的空間,人民幣國際化進程或也不會如預想得那么快。
  潘功勝表示,我國將統籌推動資本項目開放、金融市場雙向開放和人民幣國際化。在資本項目開放方面,將統籌考慮經濟發展階段、金融市場狀況、金融穩定性要求,統籌交易環節和匯兌環節,以金融市場雙向開放為重點,有序推動不可兌換項目的開放,提高已可兌換項目的便利化水平。

完善人民幣國際化生態系統
  趙慶明強調,人民幣不能為了國際化而國際化,國際化是一個水到渠成的過程,也是一個比較漫長的過程。“人民幣目前已經是一種國際貨幣。人民幣匯率應更加市場化,國內金融市場的制度建設還需進一步完善。”趙慶明表示。
  中投公司前總經理屠光紹在此次陸家嘴論壇上表示,人民幣國際化需要一個生態系統,如果這個生態系統比較完備和成熟,人民幣的國際化就會走得更遠一些。
  曹源源表示,人民幣國際化進一步推進和發展,可從以下幾個方面入手。“一是加快我國經濟結構調整,增強經濟發展動能和發展韌性,以此為基礎逐步建立以市場為主導、穩定且有彈性的人民幣匯率形成機制;二是充分利用‘一帶一路’倡議發展契機,擴大人民幣跨境貿易和跨境投資的使用需求,強化人民幣國際結算功能;三是發展人民幣計價的大宗商品交易市場,提高對國際大宗商品定價話語權,突出人民幣國際貨幣計價功能;四是進一步擴大人民幣雙邊貨幣互換規模,加快對央行類境外機構債券市場開放,增強人民幣國際儲備貨幣職能;五是提高人民幣資產國際投融資價值,包括加快我國金融市場對外開放,深化國內金融市場改革,增強金融市場流動性,豐富人民幣計價金融產品種類,包括增加人民幣計價的高信用等級國際債券,促進熊貓債市場發展,創新在岸和離岸人民幣金融衍生工具等。”曹源源指出。
  Andy Seaman認為,人民幣國際化下一步關鍵在于用好RQDII渠道,鼓勵國內企業在全球更多元地配置資產,這樣不僅能提高國內金融體系的穩定性,還能顯著擴大海外的人民幣資金池。他強調,RQDII框架使得人民幣可在匯率不受影響的情況下走向離岸市場。
  曹源源指出,人民幣國際化下一步主要面臨三方面挑戰。一是資本項目有序開放與人民幣匯率、利率機制之間的協調,保證人民幣匯率總體穩定;二是促進跨境資本雙向流動過程中,需加強跨境資金審慎監管機制和日常監測機制,防止短期熱錢投機引起的資本賬戶大起大落;三是金融市場對外開放、金融創新與防范系統性金融風險之間的平衡。
責任編輯:毛曉勇
相關稿件
多乐彩任选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