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頁
上海金融報CURRENT AFFAIRS
上海金融報 / 正文

阿里巴巴擬赴港二次上市

中概股回歸或成“潮流”



  一邊是阿里巴巴擬赴港二次上市,一邊是中芯國際申請從紐交所退市,中概股近期動作頻頻。與此同時,全球各主要交易所紛紛進行改革,以期增強對擬上市企業的吸引力。未來,IPO市場將發生哪些變化,引發市場關注。

上市“門檻”與時俱進
  近日有消息稱,阿里巴巴計劃最早在未來幾周向香港交易所提交正式的上市申請,擬回歸港股二次上市。
  據悉,阿里巴巴2014年曾計劃在港上市,但由于港股市場當時不允許“同股不同權”,阿里巴巴最終選擇赴美上市,并創下了全球最大IPO記錄。2018年4月,港交所“新興及創新產業公司”上市制度改革生效,允許“同股不同權”公司赴港上市。此后,小米、美團點評等互聯網公司紛紛赴港IPO。
  值得關注的是,在港交所進行25年來“最大變革”的同時,內地資本市場改革也持續深化。6月13日,科創板正式開板,與主板市場相比,其上市門檻較為“寬松”。
  “當前,各證券交易所正積極調整完善相關上市規則,應該說是與時俱進的。”中國市場學會金融學術委員、東北證券研究總監付立春對《上海金融報》記者表示,“資本市場應服務實體經濟發展,因此,當實體經濟出現新特點,如新經濟企業‘同股不同權’等,交易所需要相應修改完善規則制度。市場化定位的資本市場,更要順應實體經濟的發展潮流,否則其對新經濟、‘獨角獸’企業的吸引力將不斷降低。”
  “目前來看,各交易所進行的制度改革,并非降低上市‘門檻’,而是更加開放、包容和多元化。”付立春進一步解釋稱,“科創板、港交所對新經濟企業不作盈利要求,并不等于上市標準降低,而是交易所以更加開放包容的態度適應新經濟。交易所需要考慮不同階段、不同行業、不同科創含量新經濟企業的實際狀況,進行更加多元化審核。事實上,從港交所對生物科技‘獨角獸’企業以及科創板為紅籌企業設定的上市門檻看,市值標準等要求并不低。”
  “‘好公司’有很多評判標準,各交易所進行的一系列改革,可以說是越來越尊重市場化定價的合理化調整。”上海東愷投資總經理吳明義對《上海金融報》記者表示,“投資者對上市公司的投資,更多看的是其商業模式和未來發展潛力。因此,需要允許市場對不同類型、不同階段的公司,有不一樣的看法與估值方式。”
  上海雙隆投資公司總經理、投研總監馬俊也對《上海金融報》記者指出,“各交易所進行的制度改革,更多是為了適應當前市場發展形勢。例如,隨著公司架構出現新形態,港交所同步進行了改革。內地交易所各方面的發展相對滯后,但各項‘補漏’工作已在積極開展。”

上市公司與交易所“地位”逆轉?
  不可否認,各交易所如此積極地進行制度調整,在很大程度上是為了“不錯過”優質公司。這是否意味著,交易所與上市公司之間關系發生根本性轉變呢?
  “交易所和上市公司的關系,是由供求關系決定的。”付立春表示,“例如,原來A股中鮮有新經濟‘獨角獸’企業,此類企業通常只能選擇港股或美股上市。但隨著實體經濟不斷發展,內地交易所已相應調整,推出了科創板。再如,按照港交所此前規定,阿里巴巴等企業無法上市。從某種程度來看,交易所和上市公司的地位確實發生了一些變化。”
  “由于其他渠道的融資更為便利,近幾年越來越多的‘獨角獸’企業選擇不上市,無疑對傳統交易所形成沖擊。”馬俊指出,“因此,交易所目前面臨的更多是與其他融資渠道的競爭,而非與上市公司的競爭。”
  “對A股上市公司而言,交易所此前更多扮演著‘父親’的角色,對規則有很大的解釋空間。”吳明義表示,“未來,交易所或更多專注制定規則,作為一個服務型機構平臺,為上市公司提供融資服務。”
  “實體經濟的高質量發展需要高質量資本市場的支持。在金融供給側改革中,提高資本市場質量,適應新經濟的發展,已被放到了更高的優先級。”付立春進一步表示,“在當前國際競爭日趨激烈的背景下,經濟、金融、資本的安全愈發重要。因此,各交易所在服務、制度等方面的創新必須與時俱進,更好地滿足企業和投資者的投融資需求。”

中概股回歸或成“潮流”
  今年5月24日,中芯國際發布公告稱,將申請自愿將其美國預托證券股份從紐交所退市,并撤銷該等美國預托證券股份和相關普通股的注冊。加之2018年360私有化后回歸A股,以及阿里巴巴或將赴港二次上市,中概股回歸似乎漸成“潮流”。
  “紅籌股、中概股把港股和科創板作為優先級較高的上市目的地是一大趨勢。”付立春指出,“畢竟在主營業務收入較高的市場上市,有利于企業更好地整合經營、資源、資本、政策等要素。同時,如果這些企業足夠優秀,其在資本市場的融資、估值、定價、交易等也會獲益良多,有利于企業持續健康成長。”
  “與之相對的是,在海外資本市場上市,企業并不具備明顯優勢,特別在估值等方面存在一些問題。”付立春進一步指出,“隨著港股不斷改革和科創板開板,可以預見,國內資本市場將獲得更多優質科創企業、新經濟企業的青睞。同時,在當前國際環境相對緊張的背景下,企業主動選擇在港股或科創板上市,或以其他形式實現多地上市,也是一個相對理性的選擇,未來或有更多企業效仿。”
  “上市公司選擇哪個交易所上市,更多出于商業利益的考量,哪個市場更適合融資,便在哪里上市。”吳明義指出,“從估值水平看,國內交易所對新經濟企業吸引力的確比美國更大。同時,在華為事件后,中國企業在美國市場是否會受到越來越多相對不合理的監管,確實是一個值得考慮的因素。”
責任編輯:毛曉勇
相關稿件
多乐彩任选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