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頁
財經時評CURRENT AFFAIRS
財經時評 / 正文
激活社區養老: 從利好到實惠

  隨著中國老齡化趨勢愈發明顯,養老問題成為繞不過的話題。樂觀者看到了銀發經濟的新商機,而悲觀者則惆悵于未富先老帶來的種種挑戰。

  無論如何,籌謀預案已經成為了一個共識。日前,國務院總理李克強主持召開國務院常務會議,部署進一步促進社區養老和家政服務業加快發展的措施,決定對養老、托幼、家政等社區家庭服務業加大稅費優惠政策支持。

  作為養老保險、商業養老的補充,社區養老被視為二者之間頗為適應當前國情的一個選項。一方面,傳統養老支柱遇到困境,家庭養老無論是財力還是人力都漸漸難以承受。目前占據主流的家庭養老面臨子女忙工作,在陪伴與照看方面力不從心,而雇傭專業護工不僅價格高而且合格的人才稀缺;另一方面,商業機構養老耗資不菲,子女與老人溝通不足;不少地區推出的專業養老院或老年公寓,往往存在價格與服務質量不對等現象,不少項目遭遇了“普通家庭住不起、富裕家庭對服務不滿意”的尷尬狀況。從商業運營的角度看,不少項目也由于未能實現規模化經營而導致財務捉襟見肘。

  社區養老則是在家庭自養的基礎上,解決子女無法全天候陪伴老人、專業醫護供給不足、專職養老機構價格難以承受的一個折中之路。

  基于此,本次國務院常務會議則罕見全方位聚焦在這個主題上,從硬件、服務、人才培養、資金來源等多個環節,探討社區養老如何發展。并且在獲取土地資源、減稅、人才培養上,也都給出了重磅優惠政策支持。

  不過,大力度的政策支持并非行業發展的絕對保證。要讓“利好”變為“實惠”,要以新技術、新模式、新理念、新監管來適應、推動行業的新發展。

  一是鼓勵社會資本進入,探索新技術、新模式的應用,真正實現降成本。

  本次會議提出要放寬準入,引導社會力量廣泛參與社區養老服務。全面財政補貼力有不逮,完全商業化目前又未找到成熟模式。因此,各項利好政策可謂是為社會資本進入,發展具備全托、日托、上門服務等綜合功能的社區養老機構創造紅利期。

  但是,房租、水電的減免固然是有力的政策利好,但并非長久之計。更重要的還是要通過新技術、新模式的應用,真正實現運營上的降成本。一方面,要支持連鎖化、綜合化、品牌化運營,以規模化、專業化的方式降低成本,提供更低成本的服務;另一方面,還要關注新技術在該領域的應用,例如,利用“互聯網+”提供“點菜式”就近便捷養老服務,或者進行其他資源、人力調度方面的精準匹配。

  二是打通專業人才的培養之路。

  本次會議的一大亮點是,特別提出了加快建設素質優良的專業隊伍,包括大范圍開展養老服務人員培訓,擴大普通高校、職業院校培養規模等。實際上,相關人才的稀缺早就不是新鮮事,收入低帶來的業務素養低以及專業培訓不足、服務意識差,已經成為養老產業發展的重要制約因素。

  不過,除了加強專業設置和資源的投入外,還要克服“職業院校”歧視與服務業“就業”歧視。前者是指目前國內大多數職業院校學生屬于高考失利者,因此選擇職業院校往往給人一種“低人一等”的感覺,這阻礙了不少對這類院校或專業感興趣的學生;相應的,社會上仍對服務業存在一定的心理歧視,認為不如白領職業。

  除了宣傳引導外,更重要的是要完善從學校到就業的一個鏈條,讓職業院校的學生真正學有所長,形成自己的比較優勢和影響力,并提高其待遇。只有這樣,才能讓服務行業成為人才的“聚攏器”。

  三是警惕社區養老機構變相淪為“優惠拿地”的通道。

  為了鼓勵社區養老,本次會議還提出,對承受或提供房產、土地用于上述服務的,免征契稅、房產稅、城鎮土地使用稅和城市基礎設施配套費、不動產登記費等6項收費;在房租上給予優惠等一系列重磅政策;對家政企業進社區,其租賃場地不受用房性質限制。一系列重磅利好政策凸顯了中央政府的決心和支持力度。

  但是,如何避免這樣的政策刺激出新一輪的“圈地運動”,需要提前籌謀。一方面,要保持政策的連貫性,對于資質認定、使用年限等要有更明確的執行細則;另一方面,要保持勤監督、善管理,避免縱容鉆空子者。否則,希望助力社區養老的舉措可能淪為刺激樓市產生泡沫的推手。

  實際上,減免、補貼等手段在行業發展初期往往能起到引導、鼓勵社會資本積極參與的作用,但養老行業前景最具誘惑力的仍是其廣闊的市場需求。解決好養老問題,既要避免利好政策被濫用,更要找到新的發展模式,只有這樣,才能真正讓利好政策成為“行業發展的實惠”以及“全民共享的實惠”。

責任編輯:韓勝杰
相關稿件
多乐彩任选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