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頁
學術動態CURRENT AFFAIRS
學術動態 / 正文
金融支持海洋漁業高質量發展的思考

  黨的十九大報告提出,堅持陸海統籌,加快建設海洋強國。山東是海洋與漁業大省,經略海洋是山東發展的優勢和潛力所在。全面推進以漁業金融供給側結構性改革為主線,加快現代漁業產業建設,是實現海洋漁業高質量發展的重要支撐。

  資金需求的特征

  (一)部分漁業投資資金需求量差異較大。發展遠洋捕撈新購一條魷釣船約需1300萬元左右,發展高效經濟魚類養殖一次性投資約需1600萬元以上,發展中等規模的冷藏和精深加工需要流動資金超過3000萬元,與數百萬甚至五十萬的流動資金貸款需求并存。

  (二)漁業資金需求季節性明顯。漁業生產的季節性十分明顯,夏季主要是休漁期,漁業生產集中在春秋冬三季,捕撈收鮮和加工冷藏在生產旺季需要大規模投資。據調查,捕撈收鮮船一次出海需帶現金50~100萬元,規模相差較大的企業和個體資金需求差異較大。

  (三)資金需求行業差異突出。不同的漁業生產行業對資金需求存在較大差異,同一行業的不同發展項目對資金也有不同需求。如養殖業資金回籠周期一般需2~4年時間,加工業資金回籠周期多數在1年時間以內;再如捕撈業中購買遠洋漁船一次性需求資金在1000萬元以上,資金回籠需5年以上,而捕撈海上收鮮一次性需求資金在100萬元左右,資金回籠在20天左右。

  金融支持的瓶頸

  (一)漁業金融供需矛盾突出。作為資金供應的主體方,涉漁銀行業機構因漁業信貸風險大,在風險和利潤進行考量時,往往達不到理想狀態,客戶群體偏離漁業,涉漁貸款門檻高、手續繁雜、貸款期限短,無法滿足漁業對貸款資金的期限需求。雖然涉漁非銀行業機構能夠快速的滿足漁業對資金的需求,但其經營行為還有待進一步完善和規范。作為資金需求方的漁業經營主體,受近海資源枯竭、環保管控嚴格等因素影響,海洋漁業要實現快速健康發展,必須實行漁業產業化改革,將分散經營的漁民和大市場有機結合起來,進行規模化經營、企業化生產,需有大量資金投入。供需方面經營理念的非協同,導致金融資金供給與漁業發展的實際需求存有較大缺口。

  (二)漁業金融體制呈現二元結構特征。現行漁業金融體制呈現明顯的二元化結構,即以農商行、農業銀行為主的銀行業機構所提供的金融服務與由民間借貸等組成的非銀行業金融服務并存的局面。前者受市場定位、風險考量等因素影響,在支持海洋漁業發展方面裹足不前,部分銀行業機構在個別企業債務違約的情況下,對整個行業實施退出。而非銀行業機構的“高利貸”特征突出,受高成本資金和資本逐利因素影響,借款利率遠高于銀行業機構。因現有銀行業機構難以滿足漁業資金需求,為非銀行業機構涉足提供了空間。這是一種典型的“補缺效應”,盡管一直以來受到各種政策的管控,仍不斷發展壯大,增加了企業的運行風險。

  (三)漁業金融服務供給體系不完善。一是缺乏相應的涉漁銀行業機構。涉漁銀行業機構內生于農村金融,但隨著漁業經濟的發展,涉漁銀行業機構應逐步從農村金融領域脫離出來,成立專門服務于海洋漁業的銀行業。二是涉農銀行業機構能力有限。隨著農商行的銀行化改革不斷推進,資金多流向風險可控、抵押充足和收益較高的非農部門,海洋漁業貸款難問題無法得到解決。農業發展銀行作為農村政策性銀行,貸款對象多傾向于國有企業。雖然近幾年業務進行了拓展,但涉及海洋漁業的較少。三是國有商業銀行趨利性影響了支持海洋漁業的力度。漁業是基礎產業,資金回收期較長且風險高,國有商業銀行往往回避弱勢而轉投其他低風險高收益的產業。

  國際經驗的借鑒

  (一)日本經驗做法。日本主要從財政支持、稅費補助、多元信貸支持和民間資本參與等方面,發揮金融的功能和作用。一是構建漁業金融體系。日本漁業金融是由合作金融和政府金融兩部分組成。其中,政府金融是由政府推動或直接辦理的漁業金融事業,即由政府財政撥款以及由地方自治團體籌集地方財政資金,對漁業的貸款利息予以補貼,或由作為政府專門金融機構的農林漁業金融公庫按國家政策對漁業進行低利貸款。二是在擔保保險上的創新。日本建立了農(漁)業信用擔保保險制度,多個道府縣成立了農業信用基金協會和農林漁業信用基金。由前者實施的信用擔保制度,旨在解決農漁業生產者因需向貸款機構借入資金擔保不足的問題。由后者實施的信用保險制度,不但對前者的債務擔保提供保險業務,還對其提供低利率的資金發放。

  (二)中國臺灣地區做法。臺灣漁業協會發展時間長,擁有完善的組織體系,并確立了經濟、服務和金融三大職能。臺灣漁會內部設有信用部以執行金融職能。漁會信用部是以服務漁民為主旨的非營利性金融機構,其向漁民發放貸款,并且提供漁會進行服務功能所需的部分資金。并且漁會信用部的經營方式與普通銀行不同,有其自身優勢。一是漁會信用部無需漁民以動產或不動產作為抵押便可提供貸款。二是漁會信用部的經營方式適應了漁業資金需求的特點,即金額小,季節性高以及無法像一般貸款一樣每月分期還貸等特征。三是漁會信用部深入基層,具有深入基層的地域及人脈優勢。四是漁會信用部提供漁會推廣服務所需的部分資金,減輕政府編列預算來支持漁業的財政負擔。此外,臺灣漁會還具有其它的一些職能,例如漁會設有保險部,為漁船和漁民提供保險服務。

  發展路徑的探析

  (一)深化金融改革,通過制度設計發揮支農金融機構合力。破解當前農漁業融資中的金融弱勢,首要的是對農村金融組織體系予以重新構架,進一步壯大支農金融力量。一是深化農村合作金融機構改革。強化其支農金融服務屬性,明確其投放農漁業貸款的比例要求,利用其機構多人員足的優勢做好小額貸款的零售業務,滿足農漁業經濟發展的資金所需。二是引導郵政儲蓄銀行反哺農村經濟。郵政儲蓄業務發展以來,一直充當著農村經濟領域資金外流的“抽水機”,應借持續推進郵政儲蓄銀行改革,引導其將一定比例資金反哺農村經濟,成為當前支農第二主力。三是對農業發展銀行重新進行市場定位。國家對非糧食種植重點地區的農發行,引導其承擔部分支農政策性貸款業務,如沿海地區漁業綜合開發、漁業基礎設施建設等帶有關注社會效益的貸款,從而彌補資金供給方面的缺陷。四是發揮民營金融機構作用。推動民營銀行圍繞海洋經濟產業特色和資金需求特點,改革完善授信和風險控制體系,創新開發適合海洋經濟特點的信貸產品和服務模式,更好地服務鄉村振興戰略。

  (二)發揮政府作用,彌補市場在漁業融資中的劣勢。漁業作為風險性較大產業,政府應加大政策扶持力度,幫助解決發展中遇到的融資難問題。一是農業貸款實行貼息或免稅政策。建議政府有關部門利用每年的預算支農資金,對金融機構新發放的涉農專項貸款予以貼息,作為漁業信貸投入的風險和價格補償,或者對銀行直接投放漁業領域貸款的利息收入實行免稅政策,逐步引導銀行信貸資金向農漁業配置。二是籌資成立農村經濟貸款擔保機構。建議有條件的地方政府安排本級財政出資,或聯合相關龍頭企業籌資組建農村經濟貸款擔保機構,以不超過地方財政收入的1%~2%來出資,同時探索建立漁業經濟政策性保險機制,切實發揮政策性擔保、保險機構在金融支持鄉村振興中的作用。

責任編輯:李昂
多乐彩任选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