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頁
融資租賃CURRENT AFFAIRS
融資租賃 / 正文
不忘服務實體初心 融資租賃邁向新征程

  “從來沒想過,我們卡車司機還能和一種叫融資租賃的公司有關系。”家住安徽淮南的個體司機趙師傅笑稱。

  三年前,同為卡車司機的朋友給趙師傅介紹說,可以向汽車租賃公司交付一定比例保證金來獲得車輛使用權,然后按月支付租金,待租期年限到期后便可獲得車輛所有權,是一個買卡車的“新路子”。于是,趙師傅抱著試一試的心態,以融資租賃的方式購入了一輛江淮牌重型卡車。到目前,趙師傅跑長途貨物運輸已入正軌,重卡也成為自己的車輛,每月的凈收入能達到1萬元左右。

  新中國成立以來的70年間,中國金融業發生了翻天覆地的變化。與趙師傅一樣,對“融資租賃”這一金融工具從完全不了解到初步接觸,再到開始使用的人還有很多。

  作為推動產業升級的一支重要的金融力量,融資租賃業在過去數十年發展歷程中,幾經風雨波折,實現了從無到有、從弱到強的蛻變,現已成為行業規模超6萬億元的金融子行業。而不變的是,融資租賃始終以“融物”為核心,與服務實體企業緊密相連,與促進國民經濟發展同頻共振。

  應服務實體企業而生

  我國融資租賃行業最初便是伴時代潮流發展、應服務實體企業而生的。

  “融資租賃是新事物,要認真學,從做中學,在學中做。”這是上世紀80年代初中信公司原董事長榮毅仁對我國首家租賃公司——中國東方租賃公司員工提出的要求。

  1979年,作為吸引外資的重要窗口,中信公司在成立不久后便派出代表團赴國外考察融資租賃,并采用跨國租賃方式從日本租進了200輛汽車。同期,還以杠桿租賃的方式為民航從國外引進第一架波音747客機。這種租賃方式使得所有權和使用權分離,為企業發展提供了必要的生產設備,成功突破了以往的發展模式。

  “在當時的社會經濟、思想背景下,中信開展融資租賃服務,實際上為社會發展和人們思想的開放打開了一扇窗戶,為改革開放作出了巨大貢獻。”我國融資租賃知名專家屈廷凱這樣評價中信公司對融資租賃業務的首次“試水”。

  1981年,中信公司和日本歐力士株式會社合資的中國東方租賃公司成立,標志著我國租賃業正式誕生。東方租賃在開辦第四年,便實現了1.6億美元的營業總額,對當時的國民經濟發展起到了積極促進作用。

  上世紀90年代至本世紀初,我國融資租賃業進入了20余年漫長的艱難探索期。由于地方政府擔保失效,大量應收賬款和壞賬產生,整個行業幾起幾伏,歷經風雨。以2007年《金融租賃公司管理辦法》的頒布實施為起點,租賃業進入了“黃金十年”快速發展期。近10余年,行業資產規模迅速擴大、租賃公司數量實現井噴,一批龍頭企業先后涌現。據天津濱海融資租賃研究院統計,截至2018年末,全國融資租賃企業總數已突破1萬家,融資租賃合同余額約為6.6萬億元,成為我國經濟發展不容忽視的力量。

  特別是近幾年來,隨著新舊產業轉型升級動能增加,航運、交通、醫療、公用事業等多個行業產生了巨大資金需求,融資租賃作為金融資本和實體產業的“融合劑”,其服務實體經濟的能力逐步深化。商務部發布的《中國融資租賃業發展報告》顯示,當前,融資租賃資產主要集中在能源設備、交通運輸設備、基礎設施及不動產、通用機械設備和工業裝備等五個方面,均超過了千億元,并在能源結構調整、環境治理等方面持續發揮作用,實現產融協同的效能。

  行業發展環境持續優化

  好風憑借力,融資租賃業在取得飛速發展的背后,離不開政策暖風頻吹、行業發展環境的優化。

  一方面,中央高層和各級政府對融資租賃業務促進國民經濟發展的功能認識愈發深入。國務院于2015年先后頒布了《關于加快融資租賃業發展的指導意見》和關于《促進金融租賃行業健康發展的指導意見》文件,從加快重點領域發展、創新發展方式多個層面對租賃行業進行了重要部署。

  同時,各地方政府也先后出臺扶持融資租賃發展的專項政策和優惠條件。目前,天津、上海、廣東三地融資租賃產業三級格局已形成,區域性融資租賃業發展亮點紛呈,并帶動其他省市尤其是沿海地區及新設自貿區融資租賃業發展。

  另一方面,支撐租賃行業發展的四大支柱體系日趨完善。參與過論證和起草《融資租賃法》的中國人民大學法學院教授高圣平表示,進入新世紀以來,我國法律、稅收、會計準則和監管等四大支柱的確立,保證了融資租賃良好的外部發展環境。

  2018年,隨著融資租賃公司業務經營和監管規則職責劃歸至銀保監會,我國金融租賃公司、外商融資租賃企業、內資試點融資租賃企業兩類三機構監管終于并軌。在業內人士看來,這也成為我國租賃行業發展歷程上的一個重要節點,將推進租賃行業進入更規范的發展軌道。

  更值得欣喜的是,近年來,隨著“一帶一路”倡議、《中國制造2025》、深化金融供給側結構性改革等國家重要經濟發展戰略的持續深入,也為融資租賃行業帶來更大的發展空間。

  專業化轉型掀新篇章

  正值新中國成立70周年這一關鍵時點,在新的歷史坐標下,繼續推動融資租賃業向前發展是時代賦予的重要責任。隨著供給側結構性改革繼續推進,與實體經濟息息相關的融資租賃業,也站在了轉型升級的十字路口。

  “市場已經開始變化了,如果不走專業化道路,就會被大環境所淘汰。”中關村科技租賃有限公司總經理何融峰告訴《金融時報》記者。

  推動融資租賃專業化轉型,須秉承服務實體經濟的初心。過去較長一段時期以來,在多方利好的推動下,租賃行業已取得了矚目的發展成果,但同時,行業快速擴張也帶來了過度同質化競爭、市場滲透率較低等客觀問題。需正視的是,現行我國融資租賃業務中,回租業務占比仍較高,售后回租的模式雖然可以更好發揮融資功能,但仍不可避免帶來信用風險等金融風險共性問題,削弱了融資租賃對國民經濟發展的真實貢獻度,回歸租賃本源的趨勢有待加強。

  “積極將‘融資’大寫轉向‘租賃’大寫,真正把租賃服務實體經濟的優勢發揮出來。”在平安國際融資租賃有限公司董事長兼CEO方蔚豪看來,這是租賃行業專業化轉型可取的模式。當前,已有越來越多的租賃公司進入汽車租賃、小微企業領域,這也傳遞出了一個良好信號——租賃公司正進一步回歸本原定位,發揮自己在國民經濟中的重要作用。

  多位受訪租賃人士提到,下一步,租賃企業應加大力度開拓經營性租賃等直租業務,發揮租賃“融物”功能,提升對實物資產的管理能力、拓展產業融合增值服務。此外,還應及時優化調整涉租領域,主動退出“兩高一剩”行業以及高杠桿、高風險企業,積極拓展新一代信息技術、智能制造、新能源、節能環保、大消費等戰略性新興產業市場。

  融資租賃行業已成為服務我國實體經濟重要的“推進器”。未來,可以期待,以結構調整和專業化轉型來鞏固融資租賃行業已取得的發展成果,在深化改革開放的歷史浪潮中推動租賃經營環境優化和業務模式創新,將持續為我國經濟高質量發展注入更多活力。

責任編輯:韓勝杰
多乐彩任选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