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頁
本報關注CURRENT AFFAIRS
本報關注 / 正文

首批14只養老目標基金獲批發售

養老金“第三支柱”體系建設提速

  2018年8月,首批14只養老目標基金獲批發售,成為養老金“第三支柱”產品類型的有益補充。8月28日,華夏“養老目標基金2040(FOF)”率先啟動發行,該基金成為業內首只養老目標基金。繼華夏養老目標基金之后,中歐基金、泰達宏利基金也將于近日啟動旗下首只養老目標基金的發行工作。

  首批養老目標基金的獲批發行,開啟了公募基金行業服務人民群眾養老投資需求新紀元,對我國“第三支柱”養老金體系建設和養老金融生態體系的建構具有重要意義。

  當前,我國正處在經濟轉型升級、人口結構轉變的關鍵時期,養老金體系的運行狀況受到廣泛關注。作為社會保障體系的重要組成部分,養老金為老年人群體提供了基本的生活保障,其運行情況關系到社會的穩定。我國當前已經邁入老齡化社會,且存在著區間結構老齡化程度不同、城鄉區域差異大等特點,養老金體系面臨的壓力在逐漸增大。黨的十九大報告提出,要積極應對人口老齡化,完善基本養老制度,實現養老、保險全國統籌發展。

  1994年世界銀行首次提出的養老金“三支柱”模式,是目前國際上普遍采用的養老金制度模式。養老金“第一支柱”是政府向全體就業人員提供的基本養老保險;“第二支柱”是私人和公共部門的雇主向雇員提供的企業年金等;“第三支柱”是個人儲蓄養老金計劃,包含商業養老保險等金融產品。

  目前,我國已初步形成國家基本養老金、企業補充養老金和個人補充養老金相結合的“三支柱”養老金保障體系。但目前養老金體系存在結構相對失衡、比較依賴“第一支柱”、“第三支柱”發展不足的問題。人力資源和社會保障部數據顯示,截至2017年年末,我國基本養老保險基金累計結存5.02億元,全國企業年金規模為1.29億元。我國養老金“三支柱”的占比依次約為78%、18%和4%,合計規模約占GDP的7.78%。中國人民大學公共管理學院教授董克認為,單靠“第一支柱”無法滿足老年人的退休生活需要。西南財經大學經濟與管理研究院院長甘犁則表示,當前我國養老金體系如果僅由財政“輸血”來支撐,會給財政帶來巨大壓力。因此,對于養老金保障體系,除了傳統的“第一支柱”基本養老保險和“第二支柱”的企業年金外,還應從其他方面進行補充,應充分合理地發揮養老金“第三支柱”的作用。

  “第三支柱”養老金體系可以成為養老保障體系的有力補充。“第三支柱”養老金體系通過政府直接對個人進行稅收激勵,提升國民自我養老儲蓄的積極性,并且通過合理的市場化投資運營,將養老儲蓄轉化為投資,實現養老資金的保值增值,拓寬國民養老收入來源,有助于減輕公共養老金壓力和政府財政負擔。那么,如何發展作為“第三支柱”的養老金體系?

  第一,實現個人養老儲蓄資金的投資增值。經濟條件較為寬裕的老年人可以通過合理配置資產等手段,實現資產的保值增值,從而有效補充養老資金。第二,增強社會保障基金的保障功能,提高資金的投資和使用效率。這樣不僅可以增強養老金的保障能力,甚至還能減輕財政開支壓力和降低稅費壓力。第三,政府應積極出臺相關稅收優惠政策,引導企業及機構的資金投入,推動商業養老保險發展及養老產業朝著科學合理的方向邁進;加緊完善相關法律制度,切實保護投保人的利益,引導商業養老保險市場健康快速發展,實現社會養老保險全面協調、可持續發展。

  值得注意的是,個人養老儲蓄資金的投資增值是發展“第三支柱”養老金體系的一個重要因素。對于個人養老儲蓄資金的投資增值,養老目標基金為個人養老儲蓄投資者提供了一種有效的資產配置解決方案。“國內養老目標基金的發行,是喚醒國民投資養老意識的開端,也是基金管理人積極踐行社會責任的新起點。”中歐基金董事長竇玉明表示,公募基金具有透明度高、投資成本低、流動性好等特點,是“第三支柱”個人養老金投資的主要力量。

  但需要注意的是,由于目前人們對養老儲蓄和養老投資產品的了解不夠充足、意愿也不夠強烈,這或許給“第三支柱”養老金產品的推廣帶來一定的困難。轉變國民的養老意識、推動養老目標基金的發展,仍有漫漫長路要走。

責任編輯:韓勝杰
多乐彩任选七